瓜叔.

意义不明

#暗黑向,脑洞来自暗黑三小说,真好看!

#劫死亡构造

#尸体描写

#注意避雷

#人物是拳头爸爸的,ooc是我。

 

 

 

“为什么。”

他的身子摇摆不定,经过风潮的身体拖着沉重的脚步,腐败不堪的皮肤脱落下来,扭动的蛆虫掉落下来,绽开的腐肉露出里面还算完好的白骨,黑色的道服破败,与肉体粘连在一起,颅骨侧面还沾有几缕粘结在一起的灰白枯发,这些头发上还有一些凝块,他们的重量正在渐渐的把他的皮肤拽松。

 

脚步声越来越近,温热的太阳渐渐带走温度,青苍的天空被树影切割成小块。

慎就坐在后山的一个废弃的寺庙的台子上,听着不正常的人为导致的沙沙响声,他抿着温凉茶,仿佛是等他来。

滞重的脚步声终于停下,令人触目惊心的腐尸站定,两只眼窝已不再填满当年的神采,已然空洞的眼眶从最深的暗处注视着慎。

慎抬头,看着这往日是自己师弟的怪物,重叹一口气。

这是他欠他的。

 

“说吧,劫,说完就走吧。”

 

什么时候已经是习惯了呢。

日落时分,不管慎是跨过大山湖水,刀锋火山,他总会出现在慎的面前。身上的欠缺多半是在路上的磨损,他那呆滞腐臭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这慎,直到他渐渐的开始麻木。

 

“为什么。”

他开口了,已经腐臭的声带不知做了什么努力才发出声音,沙哑,混沌的声音在寺院回想,合着浓重的甜腻的腐烂的腥臭尸味贯进慎的身体里。

那尸体颤颤巍巍的抬起左手,又有一些皮肤和肌肉组织破裂掉下,浊色骨指坚定的指着慎的额头。

 

“为什么,要杀了我。”

“当然是因为你可爱啊。”


-END-

-TBC-

还没想好怎么展开就先这样吧写开头不管结尾真开心。跑走。




现在的警匪片都给我这种感觉,借一下自己的AU

先留念一下草稿一会一勾线可能就不是这样了。)

上瘾+1000086

上瘾+10086

咋都是be?。?不科学啊

?。?。?

隔镜失格/cp慎劫杀人狂x警察au

文笔是渣,一点一点写慢慢囤脑洞,记个自己的脑内梗,可能写的太差会后来细化。
part.2
平淡无奇。
原本看起来十分体面的微胖男子跪倒在地,紧紧的抓住那人的右腿,手指陷进褶皱,不搭衬的恐惧随着泪水和鼻涕渗透出来。
“求求你,别杀我……我有钱……”
抬腿挣出男人最后的抓握生命的机会,猛地一踹将血色的红酒撒了满怀。
武士刀笔直的划出几道线条,血滴飞溅,染在那人半遮脸的面具上,唇线没有一丝的弧度。尚存温热的血液顺着挺直的刀身向下滑动,逐渐变得冰凉。那人正准备转身离开,又突然顿了一下。
“你的死是为了世间的均衡。”
冰冰凉的声音刺破空气。
劫有些苦恼,关于杀人魔的事情,就连慎看似也没有什么头绪,用来提神的杯中咖啡早已凉透,原本的一缕腾烟也早已不知所去。
“报告!”门被推开。“杀人魔,有动作了。”

“哦?”

慎的手机振动了几下,紧盯着电脑屏幕的视线终于转向了小小的手机屏幕。
“啧,还忙着呢。”

残忍。
劫和慎戴上白色手套,推开腥味刺鼻的房间,满目赤色,一人倒在血泊。
“这次的受害者是xx集团的老总,家产……”
嗡嗡的声音贯穿劫的耳膜,解说员的话语早已被覆盖,劫的头上浮上一层细汗,这是他接手案子以来,第一次勘察案发现场。

面目全非,被刀千割万剐,一刀刀整齐的刀印,异常精致的切口,就连每个手上的指纹,都被割了下来。打算搬移尸体的工作人员刚一抬起手臂,整个身子就分散开来。
慎推了推眼睛,清咳了几声,显然是受不了这般血腥的场面和味道。他蹲下,与劫平肩。劫捕捉到了慎轻微的一声吸气,应该是伤痛导致的。
“你怎么了?腿。”
“啊,你也知道,编程是要坐很久的。”
“是哦。”
劫没有再说话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空气似乎没有过多的流动。只是盯着这具惨不忍睹的尸体,他闻到一股淡淡的红酒味,在浓烈的腥味中,只有微软的一点。
筋疲力竭。
慎撑着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正在认真写文案的好友。很显然那人被他盯得有些不太自在,只得转过脸去,有些疑问的回盯过去。
“在看什么?”
“你真厉害,那场面。
“哈……还好了,他很残忍,也很聪明。”
“为什么?”慎直直的问过去,好像很感兴趣。
“他既破坏了指纹,又没有留下一点线索,简直行云流水一样……啊先不说这个,你的腿,如何了?”
“可能是被碰到了,右腿,有些疼,不用在意。”

深夜的睡眠前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kiss。年轻之后两人就很少在一起了,每次的办案都对慎来说是个契机。对方也总是欣然的接受慎这种无意义的索吻,毕竟是恋人,虽说是恋人,但也只是见面恋人罢了。
年轻时慎的单独暗恋在劫得知后并不讨厌,大学时候的恋爱也是如火如荼。只是后来不在一起了,但总还是想着对方。跟他在一起,劫莫名的安心。
他搂着劫,不知是不是劫自己的错觉。他在慎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红酒味。

淡淡的。

无头绪。
——tbc——
跳跃记叙!我写的什么东西!强行让他俩谈恋爱x当做记录脑洞,反正写的什么鬼东西,没手感。

隔镜失格/cp慎劫杀人狂x警察au

结局可能是be,文笔是渣,一点一点写慢慢囤脑洞,记个自己的脑内梗,可能写的太差会后来细化。
part.1
一天一天。
他是个上班族,中等偏高,一副宽厚的黑框眼镜,利索的短发,左耳却坠了一个黑色的长条形耳坠。
他淹没在上班族的大浪人潮之中,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呆板理工男。挂在脖子上工作证没有掩进西服中,上面写这他的单位和名慎。
没有人会注意到他,也不会有人去注意他。
因为普通。

最近的城市有一则让人心神不宁的新闻,亦或许是一个都市传说。
“暮光之眼”
连环面具杀人狂,近期以来已经杀了近十人,绝对是十恶不赦,极为猖狂。
但是,他杀的,却是那些在人们看来或许真的该死的东西。网上的舆论铺天盖地,人们众口不一。但是正常的生活还在继续,人流涌动的上班族,普普通通的人沿着自己的生活轨迹,却无暇顾及这种邪说的都市传说。
因为自己是普通的,不易被发现的。普通的大家是这么想的。

最近警局很忙,尤其是被上司说教一顿后把最棘手的暮光连环杀人案扔给自己的劫,原本总是嬉皮笑脸的他却坐在桌边翻看这寥寥几张的卷宗,关于这个案子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,社会舆论的铺天盖地也多少有些扰乱的警方视线。劫非常的清楚,关于这个案子,几乎什么有用线索都没有。
唯一知道的就是作案的武器——一把刀。
“啊……真的是很难办啊,看来得去和他商量商量呢。”劫坐在办公椅上打了个转,警帽滑下来,正好遮住了脸。

酒吧的灯光还是比较灰暗的,空气中混杂着音乐和酒精的淡淡味道。劫朝着坐在角落的人招手,那人显然十分的疲倦,只是转过头去对他笑了一下,随即又低头专心喝起他的果茶来。
“你怎么还是这样,明明是喝酒的地方啊,慎。”劫坐了过去,将自己的公文包摊在吧台上。
“这次又是什么,”慎明显的挑了下眉,黑色的条形耳坠晃动起来。“我可是个软件工程师,可不是什么办案的侦探啊。”
“暮光连环杀人案。”
“那是什么。”
“哈?你不关心时政到了这种地步了么,理科男?”
“逗你的,怎么会不知道呢。需要我干什么。”
“帮我收集,杀人魔的,材料。”
一环,一套。
。——tbc——
今天先到这,就当存脑洞好了我写的是个屁。不会写东西了。脑洞现在想的是劫和慎好兄弟,慎是杀人魔,以前劫有案子都给他分享因为慎聪明(?),结果这次劫找了杀人魔慎去破他自己的案子让他收集自己的材料……结局我很纠结没想好。肯定是be嘛。

对于新cg的想法x

看完新英雄的cg觉得劫真可怜x
几乎全部cg中单挑的都是他,上次原计划挑3个不说,这次挑了一对情侣狗x
好可怜啊哈哈哈哈被虐了一脸的感觉。

cg里面劫真的好帅?!。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劫有点无奈。
洛跑过去给霞开了个护盾然后劫趁机遁走了,要这么说的话慎也可以给劫开护盾啊x,不怂不怂
快找你师兄去吧x(bushi
私心的一个tag。